九寨沟:美丽在路上(行天下)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九寨沟盛开的扁桃花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㑇舞

因为惦记诺日朗瀑布,从成都到九寨沟,一路上忐忑不安。

过都江堰,穿过一个隧道,山川地貌陡变,213国道两边重峦叠嶂,尽管巨大的高山如刀劈斧削,呈现出尖锐的线条,山体依然郁郁葱葱,深沟峡谷,时而碧波荡漾。

爬坡转沟,海拨越来越高,天空越来越蓝。这是一条通往西北的茶马古道,有人将沿路关隘地名总结成口诀:七坪九垴十八关,一锣一鼓上松潘。

我们翻过海拔3480米的岷江源头,远眺雪山宝顶,过黄龙景区,越松潘古城后,一路盘旋而下,往九寨沟进发。

美在时间的路上

在赶往九寨沟景区的道路上,2017年“88地震”造成毁坏的痕迹越来越多。山体的滑坡、倒塌的寨楼、散架的栈道……九寨沟由三条岔沟组成,三面被海拔4000多米的山岭包围,只有正北的沟口通向外界。我们从盆景滩、芦苇海、玉带河、老虎海、犀牛海一路往上,一串串碧海湖泊,倒映着山光树影。

突然,一个干涸的旱洞呈现在眼前,这就是地震的伤疤——火花海。当我们慨叹遗址的干涸沧桑时,九寨沟县县长陶钢却坚定地说:“地震发生后,我们请来了世界自然遗产专家和中国的地质学家,对景区评估和监测,发现水景破坏并不大,受损最严重的是诺日朗瀑布和火花海。根据专家意见,我们尽量减少人工干预,更多地在靠大自然修复。”

车过诺日朗瀑布,由于路面与瀑布顶平行,并没有听到瀑布落差的雷响,只见到一道道细流缓缓流淌。当地人充满信心地说:“九寨沟水景底部是钙化层,震开的裂层会逐渐钙化封闭,同时,这里水量丰富,有天上雨水、雪山融水、地下泉水,多姿多彩的九寨水景还会重现。”

我们来九寨沟并不是最好的季节,更不是最好的时候,但九寨沟人的坚定卓识给我们留下了深刻印象,封闭景区,重建三年,逐步开放。在景区里,我们看到施工车辆繁忙奔跑。在九寨沟的密林深处,有上百个海子,数十道瀑布,诺日朗、火花海,只是这奇峰异水的童话世界里的一角。我想,更美的九寨沟景区还在修复的路上。

美在发现的路上

然而此时,因旅游而兴盛的九寨沟县的发展正经历着艰难的考验。九寨沟县委副书记李贺军坦言:“景区地震,游客锐减。这对于靠吃旅游饭的经济来说,压力巨大。我们调整发展思路,开发全域旅游。”目前九寨沟县正按照“自然修复为主,人工修复为辅”的方式,加快推进重大生态环境修复保护项目,加快建设漳扎镇国际生态旅游魅力小镇、神仙池、勿角、甘海子、白河、中查·鲁能胜地等生态旅游项目,加快形成全域旅游格局。

九寨沟县四面环山,白龙江穿城而过。我们沿保华乡的大山,左绕右旋,盘山而上,数十分钟,车到山顶,一座酒店巍峨矗立。从酒店穿堂而过,山顶绿色台地已在眼前。这是云顶乡村俱乐部,是高海拔的高尔夫球场。

我们坐上电瓶车,在山顶绿色台地中穿行,悬崖翠谷曼延脚下,抬眼望去,山外有山。转过树丛,一个碧玉般纯净的天然海子镶嵌在青草绿树之中,大家惊呼起来,多像喀纳斯草原。

开电瓶车的司机对我们的狂欢早已见怪不怪,她笑着说:“从北京、上海、成都,甚至国外飞来的客人,常常在这里的悦榕庄住上一周,在云顶打两场球,到九寨沟玩两天,是最好的度假。”

藏族作家周玉琴告诉我:“在阿坝境内有许多美丽的神山圣水,无论是九寨沟,还是松潘峡谷,骑上马走一天,在大山的折皱里,都能发现奇异的风景,那是大自然的恩赐,纯天然的风光。”

美在创造的路上

在欢快的锣鼓声中,九寨沟勿角乡英各村人戴着狮、虎、凤、猴面具,跳起了十二相㑇舞,用红色的哈达,把我们迎进了寨子。

迎面是高大的青杠树群,茂密的枝叶遮盖了半个村子广场,此时,广场上,伴着男女情歌对唱,跳起了热烈的锅庄。

阿坝州文联主席巴桑介绍说:“这是个白马藏族的村寨。九寨沟县地处青藏高原边缘,白马藏族的㑇舞、登嘎甘㑇(熊猫舞)和南坪曲子、川西藏族山歌,这4项是九寨沟的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是来这里游客最想看的节目。”

刚跳完㑇舞的村民扒珠秀说:“自1998年实行退耕还林,山上绿了,沟里的动物多了。到勿角看大熊猫的人,路过这里就会来村里玩。”绕到青杠树后,登上观景台,台下是悬崖峭壁,放眼望去,沟壑纵横,青山连绵。遥想满天星光的夜空,犹如水洗一样璀璨。登高望远,山高月小。村里的年轻人告诉我:“现在来的游客少,晚上不敢住在村里。天一黑,山里的动静便大了起来,鹿鸣猴叫野猪吼。”年轻人笑着说:“希望来玩的人多,村里的旅游能成规模。这样,我们不用去县城打工了,游客也能住下来,好好体验我们白马藏族文化。我们信奉万物有灵,与自然与人友好相处。”

如果说,在英各村,我们感受到还是村民开发旅游的愿望;那么,在罗依乡看到旅游产业已初具规模。罗依乡建起了万亩生态农业产业园区,以现有的葡萄酒、脆红李、百合、雪菊、辣椒酱等特色农产品为依托,扩大农产品加工基地规模,结合旅游产业发展,创建“住花间、观花海、闻花香”的农旅一体品牌,实现“农旅相融,以旅促农”。

站在罗依乡的凤凰台上,山下村村寨寨炊烟袅袅,山间阡陌纵横,一派生机勃勃的美丽山乡画卷正在我们眼前展开:依托灾后重建重点项目,素有九寨“粮仓”之美誉的罗依乡正在完善基础设施和服务设施建设,突出“千户古寨”与“乡村避暑”两大特色,培育30-50家风情民宿,进一步延伸产业链、升级旅游产品,创建阿坝州田园综合体试点与阿坝州生态农业综合开发示范区,打赢脱贫攻坚和灾后重建两场硬仗。

阿坝州委常委、九寨沟县委书记罗智波自豪地说:“九寨沟大大小小的景点,如同散落在这片美丽土地上的明珠,而乡村旅游是一条线,串珠成链,九寨沟的全域旅游就一定能活起来,群众就一定能富起来!”

(本报记者 田晓明)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8年07月23日   第 12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