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岁男孩点蜡烛寻玩具引发火灾 母亲卖菜7年还清赔款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每天早上5点过,王世英就起床,赶到中码头菜市场卖菜

2011年8月5日,王世英7岁的儿子拿着点燃的蜡烛在卧室内寻找玩具,不慎引发火灾。大火引燃了周围七户人家,最终造成直接财产损失近114.9万元。

“因为你,我不能倒下”

2018年9月17日上午11点,当王世英在结案书上按下指印的瞬间,她的眼泪喷涌而出。这一刻,她7年来所有积压在心底的压力和委屈,终于能够痛痛快快地释放出来。

2011年8月5日,这是一个让王世英不愿提及却又无法忘却的日子。那天,她7岁的儿子拿着点燃的蜡烛在卧室内寻找玩具,不慎引发火灾,让周围七户人家因大火造成直接财产损失近114.9万元。

114.9万元,对以卖小菜为生的王世英来说,这是一个足以让她感到绝望的数字,“听到这个数字,我当场瘫倒在地上。”她回忆说。

王世英老家在江阳区况场街道农村,10年前,她来到城里,在小市一带租房住,靠着卖点小菜维持一家人的生计,丈夫也无法给她提供帮助。

“我该怎么办?我能怎么办?”王世英说,她一遍一遍问自己,愁得一夜之间白了头。

2013年,因火灾造成损失的七户邻居起诉至龙马潭区法院,要求赔偿。经龙马潭区人民法院调解达成协议,王世英需要赔偿25.5万元。

比起114.9万,25.5万虽然少了很多,但王世英不知道自己每次背两百来斤菜卖,要背多少次才能挣到这20几万,“大概一辈子都还不完吧。”

“再难也要还啊!”王世英说,别人告诉她,如果不还,儿子成年后会留下一辈子的污点。“无论如何不能影响到儿子。”她咬紧牙,“为了儿子,我不能倒下。”

每天早上5点过,她就起床,赶到中码头菜市场卖菜。为了省下每一分钱,她从不吃早饭。中午,匆匆赶回家,将就头一天晚上的剩饭,白水煮了,就着点泡菜就是一顿。只有晚上,儿子放学回家来,母子二人的饭桌上才会有点简单的菜,那是她把自己卖的菜里品相不好的挑出来做的。偶尔,会花上十来元钱买点肉,让正在长身体的儿子吃上两三天。

房子烧了以后,王世英找地方租了一间房,150元一个月,能住人就行。最近一两年,考虑到儿子大了,才换了间大点的,300元一个月的房租。租户们共用两个公共厕所,王世英接下了打扫厕所的活,30元钱一个月。她为此很感激房东,让她有机会每月多挣30元。

王世英说,按照承诺,她每个月偿还申请人400元钱。所以,她每天会固定抽出13块钱放在一旁,能周转过来的时候就稍微多拿点。这样凑到还钱日期,如果还差就找亲戚朋友借点,凑齐双方协商好的数额,就到龙马潭区法院,当着法官的面交给对方。王世英说,每次去法院她都是走路,虽然有点远,但来回可以省下2元钱车费。

“刚出事那一阵,我也骂过儿子几次,但每次骂了他以后,我们母子两个就抱头哭一场。”后来,她也不骂儿子了,也很少在儿子面前提及那件事。“儿子还算懂事,理解我,我也就欣慰了。”

“因为你们,我没有倒下”

9月17日,王世英付完最后一笔赔偿款,长长地松了一口气。

而对于78岁的江婆婆来说,7年前房屋被烧毁,如今悬在她心里的石头也终于落了地。两人走出法院,江婆婆执意拉着王世英打了一辆出租车。

能以这样一种轻松的心情走向回家的路,王世英觉得就像做梦一样——以她的偿还能力,20多万元的赔偿款仍是一辈子都还不完的,最终能够结案,是法官的鼓励和帮助,是7个申请执行人的谅解,还有周围很多好心人的救济。

“作为受害者,我们也很困难,但我还是主动放弃了剩下的8000元。”江婆婆说,她是最后一个结案的申请人,她和另外6名申请人都不同程度放弃了部分赔偿,因为觉得江世英过得“实在不容易”。

在和记者的摆谈中,王世英多次提到“吴法官”,言语间满是感激。王世英口中的“吴法官”就此案的执行法官吴启军。他多次组织双方协调,并积极为王世英争取相关救助。在吴启军的努力下,法院启动了司法救助和保险救助共6.9万元;同时,王世英积极的还款态度也感动了申请人,7名申请人先后放弃了10余万元的赔偿。

“王世英从来不逃避责任,不隐匿财产,随喊随到。”吴启军告诉记者,王世英每次交来的钱都有一些零钱,看得出是她卖菜一分一厘凑出来的。

当黑暗有了缝隙,阳光就会照进来。申请人的谅解和执行法官的帮助,把包裹着王世英的黑暗破开了一条缝,一丝阳光照进来,她便看到越来越多的光。

她记得,自己每次背着200来斤的背篓去坐公交车,好心的公交车驾驶员都会帮她一把;菜市场管理员每月收摊位费,她缴的费总比别人少100元;很多人知道她的遭遇后会专程去她的摊位买菜;一位多年没见的同学得知后,主动借了1万多元给她;邻居搬走前把空调和冰箱留给了她,尽管没舍得花钱安空调,但这份情她记下了。

“现在还欠了亲戚朋友4万多元,虽然别人没催我还,但我还是想尽快还了。”王世英说,最艰难的那段日子里,大家对她的好她都记得,她愿意尽力去回报。所以,那位同学生病,她第一次两天没去摆摊,到医院去护理同学;坐公交车时看到有人没零钱,她也乐意帮忙刷一下公交卡;路上看到有人提重东西,她乐意过去搭把手……

记者手记

7年赔偿之路,是王世英49年来最难的一段人生旅程。但为了儿子,她再苦再难也坚持着。

王世英说,为了还最后一笔钱,她把批发小菜所需的本钱都凑进去了。后来还把自己的头发剪了卖了500元,才重新有了一点做小菜生意的本钱。

赔偿完最后一笔钱,她回到家里便把与这个案子相关的所有单据都撕掉了,也算是把一直压在心里的那块大石头搬掉了。

在和王世英的交谈中,她一次又一次抬起手,抹去夺眶而出的眼泪,手上很多细小的裂口。擦干眼泪,她会把笑容重新挂在嘴边。她一直说,日子再苦,她从来没想过不还钱,哪怕可能要用一辈子来还,也没想过要逃离。

王世英说,如今儿子14岁了,长得比自己还高出半个头。儿子很懂事,她很欣慰,“我希望他今后能够参军,为国家做点贡献”。

采访完王世英,记者心里久久不能平静。这样一个卖小菜为生,没有什么文化的农村妇女,在苦难中写出了一个最端正的“人“字。

来源:川江都市报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