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上海为垃圾分类做”极限试验” 这是应有担当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6月19日,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的物业人员通过舞蹈的形式吸引楼内人员参与了解垃圾分类。 新华社记者 刘颖摄

垃圾分类是新问卷,也是新课题。

从19年前全国率先试水,到如今立法强制执行,上海的垃圾分类并非一蹴而就,而是不断试错和创新的过程。

垃圾分类说难不难,不难也难。看似举手之劳,却是系统工程,涉及政府、企业、社区、居民等多方主体,包括投放、收集、运输、处理等多个环节,需要协力推进。

垃圾分类是个技术活。“湿纸巾再湿也是干垃圾,干香菇再干也是湿垃圾”,上海人用吐槽的方式学习和传播分类知识,认真的样子让全国人民竖起大拇指点赞。“拎得清”是上海话对“得要领”的褒奖,现在成了上海人出门倒垃圾前的自我拷问。好习惯的养成不在一朝一夕,只有全民共同参与,发挥草根智慧,才有生态文明的可持续进步。

湿垃圾“破袋”弄脏手怎么办?在垃圾箱旁装上感应式洗手池。怎样让早出晚归的白领不再成为小区分类的“后进”?在定时定点投放点之外再设个错时垃圾箱。在硬性约束和人性服务之间找到平衡,考验的是社区基层治理不断顺应民意的能力。

垃圾箱房如何设置?投放时间如何确定?在协商中寻找最大公约数,垃圾分类成了很多上海小区提升自治共治能力的契机。曾被认为代表落后人际关系的“熟人社会”被赋予了新内涵,“要面子”正在内化成文明自觉的动力。从上门宣传、定点值守到“翻袋”纠错,好习惯养成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志愿者的付出。很多最初对分类有抵触的居民正是看到“志愿者真辛苦”,才改变态度积极配合。正所谓“垃圾分出来,人心聚起来”。

针对“混装混运”这个长期困阻垃圾分类的短板,上海加强顶层设计,加快后端处理能力建设,让分类之路走得更加顺畅。面对“定时定点给居民带来不便”的质疑,相关职能部门不避矛盾,及时公开给予回应——定时定点是约定而不是规定,做到“一小区一方案”。 如何协调社会各方利益、如何与民意互动,都是城市精细化管理的应有之义。

“上海要当好全国推行垃圾分类的示范。”这是人们对上海城市管理水平和市民素质的期许。分类是不是越细越好?付出多少社会总成本才是合理?上海生活垃圾强制分类实施半月,难免会出现争论和问题。一位从事环保工作30余年的专家说,上海是在为全国垃圾分类做“极限试验”,这是上海应有的担当。

根据规划,2019年起,全国地级以上城市要全面启动生活垃圾分类工作;到2020年底,46个重点城市要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2025年底前,全国地级及以上城市要基本建成垃圾分类处理系统。就像其它国家的分类模式未必完全符合上海的实际,大城市与中小城市、城市与农村的情况也各不相同,只有务真求实、集聚众智、勇于创新,才能做实做好垃圾分类这篇大文章。(田 泓)

原标题:

垃圾分类如何“拎得清”(创新茶座)

《 人民日报海外版 》( 2019年07月16日   第 05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