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网评:疫情蔓延,70年大西洋联盟裂痕加深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80cb39dbb6fd5266b8a074bcc55e1e2dd507365f.jpeg

疫情下的德国法兰克福机场。(新华社/美联)

【编者按】疫情对国际格局的影响,突出表现在对西方世界的影响。研判西方世界在疫情下的变化,也是判断中国发展外部环境变化的重要方面。即日起,海外网推出“疫情下的西方之变”系列评论,从西方内部关系、西方经济、西方社会思潮等维度,深入分析疫情给西方世界带来的变化。

————————————

目前,新冠肺炎疫情正在欧美国家蔓延:美国新冠确诊病例已超120万例;英国死亡人数超过意大利,成为欧洲死亡人数最多的国家。一些美欧科学家担心,随着美欧多国逐步复产复工,恢复经济活动,病毒会在人群中默默隐藏,悄悄扩散,无症状感染人越来越多,直至秋季再度大爆发。若如此,美国与欧洲国家携手合作应对疫情,才是战胜疫情的唯一武器。但实际上,疫情却使美国与欧洲国家的分歧扩大。这场注定影响人类历史的疫情,将给历经70年的大西洋联盟带来更多裂痕。

大西洋联盟危机并非始自疫情。冷战时期,美国和欧洲国家在共同反苏的基础上建立并保持了大西洋联盟式的“特殊关系”。但随着冷战结束,由于国际形势变化和欧盟崛起,美欧关系出现历史性调整,大西洋联盟日趋走向松散化。尤其从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以来,跨大西洋关系就变得非常脆弱,美欧之间在不同领域都出现了矛盾。

在贸易问题上,美欧龃龉不断,几度险些滑入贸易战的泥潭。在对待气候变化问题上,美国退出联合国的巴黎协议,在原有立场上大幅倒退,不仅让欧盟国家颜面大跌,还使欧盟进一步推进“排放税”等促进欧洲一体化的措施无法执行。在伊核协议问题上,美国的单方面退出让欧洲花费了巨大外交资源构建起的缓解中东紧张局势的关键步骤成为一纸空文,而且已经进驻伊朗市场的欧洲企业也不得不撤出,否则就会面临美国的步步制裁。在北约问题上,特朗普要求欧洲盟友扩大军事预算,购买更多美国军火,不满特朗普要挟的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北约峰会上公开声称北约已经“脑死亡”,把美欧在安全问题上的分歧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

在疫情的放大镜下,美欧之间的种种分歧更是显露无遗。大疫临头,美欧这对跨大西洋盟友选择了“各自飞”。当疫情在中国暴发时,美欧的领导人与舆论都认为事情不严重,不值得大惊小怪。尽管中国已经通知了世界卫生组织,世界卫生组织也对全球发出了警告,但美欧国家仍然对此置若罔闻。这种傲慢自大最终贻误了战机,受新冠病毒感染的人数在欧洲和美国都迅速攀升,大大超过中国。如此规模的病人严重挤兑了美欧国家的医疗资源,医疗物资出现了大幅短缺的现象。一些令人匪夷所思的事件随之在美欧国家间上演。

据德国媒体报道,一批德国在中国订购的口罩被美国在海外截下并转运美国。德国联邦参议院参议员安德烈亚斯·盖塞尔指责说,此举简直是“现代海盗行为”。法国媒体也报道说,他们购买的一批口罩被美国人“拦截”了。加拿大广播公司报道称,从欧洲到南美,美国的盟友们都在抱怨,美国以当年狂野的“西进运动”式做法,通过出高价或直接扣留的方式,掠夺目前全球紧缺的医疗资源。不仅美欧之间互相拆台,欧洲国家之间也互相扣押医疗物资,还搞医疗物资出口管制,不许本国的医疗物资出口其他欧洲国家,让原本统一的大市场又倒退回了各国分割的市场。在这样的情况下,许多欧洲国家只好派专机直接到中国来拉医疗物资与设备,避免在中间站停留。

从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以来,美欧国家一直力推自由贸易,但这次疫情却让双方的贸易受到很大阻碍。美国首先中断了对欧洲的医疗物资出口,禁止3M公司向欧洲出口N95的口罩并号召3M在海外的生产基地把产品全部运回美国。欧盟马上针锋相对地采取了同样的措施,也禁止欧盟国家生产的医疗保护物资出口美国。这种保护主义措施不仅限制了正常的贸易往来,也大大降低了美欧两地医疗体系应对疫情的效率。

美欧之间关于单边主义与多边主义的分歧,在疫情下也愈加凸显。疫情发生以来,美国“断供”世卫组织等一系列单边主义行为在欧洲引发广泛批评。在近日欧盟主办的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国际认捐大会视频会议上,全球42个国家领导人、政府高级代表、国际组织代表等出席会议并捐款74亿欧元,但美国政府却并未参加。据法新社5月5日报道,匿名欧盟官员表示,美国这么做是“自我孤立”。一些与会领导人担心,美国总统特朗普的“美国优先”政策会导致一场跨大西洋疫苗竞赛。

疫情下美欧之间扩大的裂痕引发了一些欧洲学者的担忧,他们担心疫情会成为美欧关系中的一道分水岭,造成美欧关系不可逆转的永久损伤。为了在疫后恢复美欧关系,欧洲一些学者建议,美欧领导人应该在北约框架内建立起一套应对公共卫生危机的储备机制,以应对未来类似的危机。建立新的合作机制和新的合作储备,不失为既解决当下美欧矛盾,又铺垫未来跨大西洋合作新基础的一举两得之计。但是,随着疫情的蔓延、经济的萧条,要弥合美欧之间的分歧恐怕会越来越难。

一个很有可能发生的前景是,随着美欧民粹主义势力不断崛起,有些趁机成为民粹主义带头人的政治人物成为美欧政治舞台上的“明星”。他们会逼着包括温和派等其他政党领导人变得更加极端化,采取更加民粹主义的政策来吸引民众眼球。因此,美欧之间互相抹黑、互相推诿,把对方打扮成推卸自身责任的“替罪羊”的趋势会越来越明显。

诚然,不能断言美欧因疫情而彻底分家。这并不取决于美欧所谓的共同价值观,更多是因为美欧塑造的共同外部威胁,比如俄罗斯。一些美欧政客和战略界人士也在不断夸张中国威胁,想把中国打造成巩固美欧关系纽带的外部因素。不过,这些借以维系美欧关系的因素并不如想象的那么牢靠。欧洲一些政治家认为,只有缓和与俄罗斯的关系,才能缓解欧洲的安全压力,他们会积极推进与俄罗斯改善关系。还有一些欧洲政治家认为跟中国弄僵关系,会失去世界上最有发展潜力和能力的市场,对欧洲来说得不偿失。因此,欧洲的立场会越来越分裂,而美国的强力压制也会不时引起欧洲反弹。

在一个更加多极化的世界里,美欧关系注定会更加复杂。美欧之间的复杂博弈,绝不是用一个跨大西洋盟友关系就能够遮蔽的。

(丁一凡,海外网智库评论员)

本文系版权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点击“海外网评”,读懂中国与世界。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