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步工具变富民产业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1592857172172_1.jpg

麦麦提在养殖专业合作社里喂驴。  记者 阿尔达克摄

核心阅读

在过去的几十年间,毛驴一直是南疆地区的重要牲畜。出行靠它,运输靠它,干农活还要靠它。但近些年,毛驴的作用正在悄然变化。

在和田地区皮山县,年轻的麦麦提·吾拉木就见证了这一变化。随着村民生活的改善,毛驴用途减少,数量一度越来越少;如今,科学养殖的普及让当地驴产业发展日盛,毛驴在助力增收方面的作用越来越强,也让老乡的生活越过越好。

夏日里,走在南疆的农村,来自塔克拉玛干的风,卷着黄沙扑面而来。

这里是新疆和田地区皮山县,距离首府乌鲁木齐1600多公里,自然条件恶劣——人均8分耕地,年降水量不到40毫米,年浮尘天气200多天。不仅如此,这里资源匮乏,缺乏产业支撑。

皮山人,怎样在这样的环境中蹚出一条脱贫之路?带着这样的疑问,记者一路向南,来到了阔什塔格镇加依纳古特村。几十年间,毛驴在这里的作用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过去,村民们都有驴,出行生产都靠它;后来,生活条件改善了,外出有了现代交通工具,村里的毛驴变少了;如今,当地驴产业发展正盛,毛驴在助力增收方面的作用越来越强。

27岁的麦麦提·吾拉木,与驴有着不解之缘。记者眼前这位瘦小伙个头不高,比较安静,但一提到养驴,他的话一下子多了起来。

生活不断改善,毛驴不再是代步工具

上世纪90年代,毛驴在村里随处可见。特别是到了巴扎日(赶集日),南来北往的毛驴车在马路上延绵好几公里,十分壮观。

麦麦提小时候,爷爷就有一头灰色的毛驴,一家人出行都靠它。不仅如此,家里运货和地里施肥也指望着它。

麦麦提记得,那时村里人把毛驴当作交通运输工具来养,离开它什么也干不成。麦麦提帮着爷爷一起照顾家里的那头驴,平时把膘养起来,农忙时才能扛得住,生了病要请兽医来看,有时不高兴还要发点“驴脾气”……

2008年前后,情况发生了变化,村里的毛驴变得越来越少了。

“怎么回事?”“因为日子越过越好了呗!”麦麦提笑着回答。

在政府各项惠民政策的推动下,村民的生活条件得到改善,毛驴不再是村民出行的重要代步工具。年轻的小伙子们骑上拉风的摩托车,生意人开上皮卡车,村里的小轿车也多了起来。不仅如此,新技术、新机械让种地更高效,地里需要的人手少了,驴也随之变少了。

之后,不少年轻人的心思越飘越远,选择了外出打工。2014年底,在参加完村委会组织的砌筑培训班后,麦麦提也离开村子到县里的建筑工地去打工,每个月的收入比种地多不少。

每次回家,麦麦提都能注意到,村里的毛驴又变少了,曾经在核桃树下悠闲吃草的毛驴大都不见了踪影……

发展养驴产业,自然放养转为科学养殖

没想到,过了两年,村里的毛驴又多了起来。

2016年11月,麦麦提周末回家时,看到家里多了头毛驴,有些疑惑。母亲告诉他,前两天村委会开会,说是政府给每家贫困户分了一头毛驴。

麦麦提更疑惑了,既然毛驴是分给贫困户助脱贫的,那这一头毛驴该怎么养,才能给家里增加收入?“我每天一大早,就把它送到村口的芦苇地,在那儿找一棵树,随便绑它一天。”母亲边说边摇头,对于怎么养好这头驴,她也没主意,只能按照以前的方法养。

当时,村里的大部分贫困户也和麦麦提家一样,采取自然放养的方法。

村委会也注意到了这一情况。2017年2月,村委会组织村里的贫困户到乡里培训,学习如何科学养驴。趁着休息的空当儿,麦麦提赶紧报了名。短短一周时间里,麦麦提学会了如何给驴科学配料、如何正确挤驴奶,还了解到驴奶的用处。“原来养驴里面有大学问。”

掌握了科学养驴的法子,麦麦提又意识到规模养殖能致富,5个月后的村民大会上,麦麦提第一个举起了手:“我想当这个负责人!”原来,为了更好地发展驴产业,村委会鼓励村民集中养驴,决定成立养驴合作社,由村民自己选出负责人。

“我年轻有精力,学习的劲头也足,可以养好大伙儿的驴。”麦麦提站起来,自信地说出了自己的理由。大家听完点点头,多数人把票投给了他。

傍晚,当他兴冲冲地回到家,准备和父母分享这个好消息时,却感到气氛有点不对劲。原来,母亲从邻居那里知道儿子揽下养驴合作社的活儿后,就开始唉声叹气:“这合作社你能干好吗?到时候人家的驴出了问题,我们怎么负责?”

母亲的担心不无道理。但麦麦提想,无论如何,总要试一试。

打开市场销路,合作社经营走上正轨

2017年8月,村里的养驴合作社正式成立了,麦麦提给这个合作社取名为“繁荣养殖专业合作社”。

合作社的场地由村委会提供,450平方米的棚圈由县里的扶贫项目资金支持建设,村里的22家贫困户牵来了22头毛驴。

刚开始,麦麦提只想通过扩繁来为合作社增加收益,结果发现市场对驴奶的需求更大,加上县里刚好引进了一家生产驴奶制品的公司,驴奶不愁销售。于是,麦麦提决定先把重心放在生产驴奶上。

不过,合作社里的驴,有一半都不在产奶期,怎么办?麦麦提想到了贷款买驴。就这样,合作社的经营渐渐走上了正轨。

“合作社的收益主要来自驴奶:其中一部分分给合作社贫困户,一部分买饲料,剩下一些就是我的收入了。”就这样,靠着卖驴奶,麦麦提一家在2019年底成功摘掉了贫困户的帽子。不仅如此,就在几个月前,买驴的贷款也还清了。

对于合作社的未来,麦麦提信心十足。不仅驴奶销路不用愁,小驴驹也不愁卖,这两年县里有了毛驴交易市场,价格也公道。

“技术问题也不用担心。”畜牧专家会定期来村里,提供一系列养驴技术辅导,麦麦提每一次都听得很认真。“接下来的收入就要继续拿来买驴了,规模扩大了,技术也得跟上。”

如今,当初反对麦麦提养驴的母亲,成了他最大的支持者。“我每天早上要挤驴奶,还得监督他们父子好好配饲料。这不,过几天我还要去隔壁村培训村民养驴呢!”说到这些时,麦麦提母亲的语气中满是骄傲。

记者 阿尔达克

《人民日报》(2020年06月23日 07 版)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