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驳斥美国政客对华“滥诉”和索赔:荒唐的闹剧

更多精采内容请下载官方APP: 苹果(iPhone)安卓(Android)安卓国内下载(APK)

美国一些政客在应对新冠肺炎疫情上不负责任、毫无建树,在责任“甩锅”、造谣抹黑等方面却肆无忌惮、毫无羞耻。今年3月以来,美国少数个人和个别州起诉中国政府,要求“中国赔偿疫情造成的损失”。如此荒谬的言行,注定只能是荒唐的闹剧。

法律讲究证据,要用事实说话。中国首先报告疫情,并不等于新冠病毒就源自中国,更何况美国研究者早已证明,包括纽约在内的许多城市的病毒毒株并非来自中国,所谓赔偿、追责根本无从谈起。更不必说,突发重大传染性疾病属于全球公共卫生危机,在法理上属于“不可抗力”,本身就不具有可诉性。历史上,西班牙流感始于美国,酿成巨大人道主义灾难,就该向美国追责?艾滋病首先出现在美国,全球有高达7500万感染者、3500万因艾滋病相关疾病致死者,也该由美国赔偿?

如此简单的道理,相信美国少数政客也是心知肚明。然而,他们仍热衷于散布“中国隐瞒疫情”等谎言,还披上法律的外衣,向中国发起所谓“诉讼”。透过现象看本质,不难发现这些美国政客的险恶用心:一方面,误导民众,将疫情蔓延的责任嫁祸于中国,以转移美国民众对其自身抗疫不力的追究;另一方面,炒作追责和索赔,以期在国际舆论上抹黑中国。正如有学者所言,美国一些政客不愿意主动去承担责任,去堵塞漏洞,而总是想方设法去塑造一个“替罪羊”。

法谚有云:“平等者之间无管辖权”。根据主权平等和主权豁免原则,任何国家的法院对他国政府在疫情防控方面所采取的主权行为根本不具备司法管辖权。一些政客策划并发起所谓“诉讼”,根本不符合法律程序,难有任何实质性法律后果。美国国务院前国际法顾问基梅纳·凯特纳认为:“任何对外国主权豁免法有点实际工作知识的专业人士,只要看一眼这些诉讼的标题,就会立即发现美国法院没有管辖权基础。”对华“滥诉”,完全是没有事实基础、没有法律依据、没有国际先例的“三无产品”。打着法律的旗号却根本无视法治精神,既是对国际法基本原则的践踏,也是国际霸权与强权主义的充分暴露。

法治,历来是美国自我标榜的核心价值之一。但一些政客口中的“法治”,与公平、正义毫无关联,不过是借以攫取政治利益、强化美式霸权的手段和工具。有研究者指出,国际索赔在技术上是美国等西方国家一贯的做法,这段时间借疫情持续发酵,带有很强的政治目的。美国哥伦比亚大学一项研究显示,美国疫情防控措施的延误导致至少3.6万人失去生命。当中国不断向世界发出警告时,美国有政客却一再宣称新冠肺炎只是“大号流感”,导致一再错失防疫良机。美国传统盟友澳大利亚等也坦承,其国内的病毒主要来自美国。倘若真要追责,站到被告席上的,应该是美国那些不负责任、没有良知的政客。

“中国绝不接受任何滥诉和索赔要求。”对于借疫情“嫁祸”中国的行为,不久前发布的《抗击新冠肺炎疫情的中国行动》白皮书,已经作出清晰而坚定的宣示。这次疫情突如其来,已给世界各国带来严重冲击,夺走数十万人宝贵生命。挽紧团结合作的臂膀,反对将疫情政治化、病毒标签化,反对种族歧视和意识形态偏见,坚定捍卫国际公平正义,才能凝聚起战胜疫情的强大力量,共同守护人类的康宁。

任 平

《 人民日报 》( 2020年06月24日   04 版)

分享: